天灯下de周周
此人超级懒惰,完毕。


自我介绍


叁柒

Author:叁柒

我是个很麻烦的家伙

讨厌变动

畏惧强光

喜欢高处睡觉却怕摔死

恐惧饥饿却认为

那是神圣不可玷污的

 



回转苍穹




类别


叁柒的芦苇坑 (15)
+黑暗呢喃+ (3)
+卢云图书馆+ (2)
+象牙塔商店街+ (1)
+猎人村庄的送货委托书+ (6)
+索摩亚丁佣兵团+ (5)
+不良家族的故事+ (1)


最新文章




日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点到本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引用




2009.04.04 逆行的风(前传) <<00:20


我有很多名字,风暴狂啸者、寂静之冠,但是我只是她的寻。
还记得她当时从人群中走来,雪白的阿巴顿重甲上飘飞的是她深紫色的头发。
“你就是寻吗?”她问,我直视她墨绿色的双眸,点头。
“我是你的未婚妻。”:她笑道,三色的晶体交替的晕染,晃动的光影盖过了亚丁大十字架的光华。

我不爱说话,她则爱笑。
我喜欢单独行动,她则紧紧追随。
“我不需要你。”
“我知道~”面对我直接的拒绝她笑着回答。
一击[吸血鬼之爪]我接着说:“我不需要累赘。”话毕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但是,我却很担心她。因为我看见她原本只有紫发轻落的肩头,如今雪白的阿巴顿重甲碎片旁边就是她雪白的骨架。等待,等待我开始习惯身后再也没有轻巧的落地声时,她又出现在我面前,笑容依旧。
“再来试下,我可不是累赘。”
这回,我笑了。

他们称我为大人,人类称我为阁下,白皮肤的就像憎恶我黑的皮肤般称我为刽子手。说到底我只不过是一个器,只不过是某个得不到爱的女神的宣泄口罢了。如此卑微的她,又何德何能让我尊重。不过,尊重她的人很多,他们不得不同样尊重我,而我不得不以行动反馈他们。可能是一条命,也有可能是一座城,对我来说都没有区别。
生活就只是生活,不过由一个变成了两个。她只要看见我拿出那把血红的法杖就会停下手头所有的事情,安静的跟在我身后。不必回头,我知道她会在身后5米远的地方微笑的注视着。是的,我知道,直到我离开城门很久很久,直到我再踏进这个城门。
或许,我就一直在等待有一个灵魂,等待那个比手中这把法杖轻却能支撑住所有的灵魂。
“回来了?”
“恩。”

完成了她自幼交给我的任务,今天是回故乡的日子。月光在安静地流淌,我第一次回头看她,轻扬紫色长发下的阿巴顿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布满了细小的裂痕。
“如果你背叛我,我会亲手杀了你。”
“恩,我知道。”
“知道就好,今晚你可以离我近一点。”
“恩,好的。”她的微笑如同月光下盛开的紫色鲜花。

亚丁、欧瑞、奇岩、泊船的古鲁丁村庄。
一路上按着自己成长的道路返回,在很久很久以前,孤单的年幼身影突然就从身边跑过,你想抓都抓不住的沉默。
白雾山口,穿过它就回到故乡了。但是,她会怎么容易就放过我。

白的,黄的,绿的。
够了,都已经来齐。
我有所顾虑的护住胸口,那里有恢复自由的钥匙。显然他们也发现到这点,全向我扑来。她在混战的队伍中穿梭,细长的柯贝克剑与雪白的阿巴顿盾牌,如光如影舔食着来访者的灵魂。可是尸体堆积的越多,他们来的也越多,我渐渐的支持不下去了。
“寻,你能支持的跑到海岸线吗?”在即将成为包围圈中间的她问我,点点头。“那好,我数三下,一起往海岸线跑,别回头好吗?”我又点点了头。她微笑的看着我开始了这悠长一生中最漫长的秒钟,“一,二,三跑!别回头。”
我开始奔跑,风声混合着急促的呼吸却缺少了平日里最熟悉的脚步声。疑惑的回头,只看见……只看见阿巴顿盾牌雪白碎片纷飞的样子。

“你这个破旧的盾牌有什么用?”
“能守护我想守护的人”
几个月前,一次随意谈话的内容从深层的记忆之海翻了上来。
你凝聚一生就是等待这一刻吗?
“我是你的骑士。”
“我不需要。”

等我发现脸被海风吹的冰冷的时候,他们早已化为神域漂亮的红色地板。深渊卓尔们向我俯首,黄昏的神域已经形成,由溃散的魔力而生成的风精们在丘陵上游荡,咽鸣的风、牙语的风、哧笑的风、歌唱的风……
“我恨你,我会恨你一辈子,花染!!”我抓不住那些早被吹走的白色晶片“骗子,骗子骗子!!”

很久很久以前,月光照在她微笑的脸上,她对我说:“我会和你在一起,当你需要我的时候。”那时候,我只能远远地尊称她为母神。
后来,月光又照在她微笑的脸上,她对我说:“我是你的骑士。”那时候能离她很近,但是我选择保持3米的距离。
如今,月光照在我的身上,假如真有灵魂的话,我将与她共存。

在云雾山脉的最西端,有一个满是风精的丘陵,那里有一间不大的无人居住却设施齐全的木屋,这里发生的故事,或许只有这里的风精们才知道吧。

风之细语,风之丘陵。

后记:
此系列文缅怀我最爱的同时伤我最深的某角色。
三部曲,是在官方的 爱丽克斯 BBS上写的,由于是边练边写,所以……我也懒得改了。
最初写这个也是因为朋友想拍 MV 我就构思了一个虐文。
前传,是在百度天堂2吧写的,也是为了有个结尾吧。


No.35 / +卢云图书馆+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2009.04.04 逆行的风·Trilogy <<00:07


逆行的风·Trilogy

刃行篇

那时候……战士和法师分别出生在生命树的两旁。
那时候……生命树的雏鸟们都会在黄昏的暮色下欢笑着回到村庄。
那时候……我们天真的微笑着,坚持自己的信仰,以至于争吵。
那时候……我们为所坚信的赌上性命,如此浓烈的爱憎着。
*
出生的第一眼是远处的高山,第二眼就是她。
隔着一汪清水,她站在生命树的另一端。
“你好,我叫花婉,你呢?”
“刃行。”
她是法师,有着悠扬的吟唱和绚丽的魔法。
我选择行者,因为我的第一眼是远山。
长老告诉我:第一眼都是美好的。
而我那时哪里知道,第二眼将是一切的开始。
*
“刃行,你转职成为骑士吧。”花婉轻盈的向我跑来。
“我想成为大地行者。”我讨厌约束,向往世界的最远端。
“可是……我想成为长老,永远和你在一起。”她的目光是水晶般的折射出让我侧目的光华。
“别,别说蠢话了,状态,速度。”我只有逃避,或许我只有逃避,在我的未来里,没有另一个她的空位,只有远方,我是如此的坚信着。
*
我成为了精灵巡守,在她晃着水光的眼眸里。
而她,成为了神使。
或许,我不想分开,我依旧和她在一起,在废弃的营地,在古鲁丁村庄的广场。
我贪恋着她的温柔,又卑鄙的坚持自己的向往。
直到……遇见他。
*
他是被她救的战士,没没有一转的黑精灵战士。
她是救他的神使。
相遇了,也记不清是如何成为结伴同行的队友。
总之,相遇了。
他很小,也很沉默。
他叫——寻
“寻,成为骑士吧,我想要个骑士。”花婉轻柔的诉说。
他点了点头。
于是,他后来成为了她的骑士。
而我选择离开。
“为了以后,我现在要培养自己单独行动的习惯,寻,花婉拜托给你了。”
他还只是点头。
我头也不回的开始奔跑,我再也不用面对她温柔带着水光的眼眸了。
*
可是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远远滴注视,在他们无法发现的角落。
*
时间很长,时间很短,时间很残酷。
成为大地行者,没有她晃动的注视。
其实……我…………
*
年少时的爱,是清晨的露珠,恍惚间消散了。
*
我的世界里没有另一个位子。
我的世界里只有远方。
*
孤独,孤独是可以化为锋剑的,孤独可以杀人,孤独可以把原来一切都忘掉吗?
“她在哪里?”时间回到从前,还是相遇时的清月,不同的是你我已不是少年。
他还是不说话,成为席琳骑士的他,和原来的寻没有区别。
“我知道了。”就让短刃说话吧。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早在大家还年少时就知道,分离是永远的结束。
*
天还是晴朗星稀,月还是原来的月,我们早就不是原来的我们。
红色覆盖了灰色塔鲁的光芒,断刃失去了灵魂的色彩。
我选择死亡,我卑劣的选择先去她身边等待。
“花婉,我知道你害怕孤单,我知道,我来陪你。”
闭眼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他的眼泪。
寻………………
*
长老曾经告诉我:生命树边的闪光,是回家者的灵魂。
好累啊……我回来了……花婉……
*
(第一部完)



花婉篇

小时候只觉得出生时的吟唱很悠扬,现在听来,里面有说不出的忧伤。
我的名字叫……花婉……
*
从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起,生命树就悲伤的告诉我。
在未来,将用生命维护自己的骑士。
我无从选择未来,但是我能选择为谁献出生命。
第二眼,我看见了他。
他的眼透过我的身体,看见的是更遥远的存在。
他叫刃行。
*
成为我的骑士吧。
得到的是他的拒绝。
我轻笑,是啊……谁又能决定谁的未来呢?
挂着泪的月亮,望着远山外的星星,她的爱,谁又知晓?
*
日子一天一天的度过,身为长寿的精灵,我却吝啬的希望每天能有一年般长。
还有多少天……还能在他身后跟多少天?
我害怕……我拒绝去想这个问题……但在心底早有了答案……
终于在我强忍的泪光中……一切貌似都结束了………………
尝试着,一如平常的跟在他身后,庆幸没有被拒绝。
*
我知道,
是的,我知道,他无法拒绝我闪动水光的眼神。
我卑鄙的利用自己柔弱的武器,无耻的拖住他远离我的脚步。
每次,在他身后远远看着,每一个夜晚,我都默默地祈祷,直到他出现……寻。
*
寻,成为了我的骑士。
他,选择离开……
从那一刻起,我在心底为他挖了一个小小的坑,用一生的眼泪冰封住这段稚嫩的感情。
*
寻,不爱说话。
寻,会静静地听我说话。
寻,从来不笑不哭。
寻,会注视着我的笑容,而我再也不哭……
*
我成为了寻的长老,
我选择成为寻的长老,
我将因自己的选择为寻献出生命。
所以,面对寻的背叛,我依旧选择微笑接受。
*
席琳神殿的光是那么的温柔,恍惚间,我明白为什么生命树的吟唱会带着丝莫名的忧伤。
心死的爱情,无奈的背叛,永恒的恨是来至于无尽的爱恋啊。
如果,我的生命的意义在于遇见并成全你,就让我的灵魂个回到故乡。
等待,看不到尽头的等待……
*
生命树的孩子们在黄昏下,欢腾的奔跑着,在很久很久以前,其中有着另一个他的身影,而我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长老曾说:生命树的闪光,是归家者的灵魂。
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回来。
*
时间对我很长,时间对我很短,时间对我很残酷也很……温柔……
不知在村口站了多少个日夜,但是在那一天,我看见了……刃行……
他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穿过吵闹的族人安静的站在我面前。
凝视
别开眼,不看我早已湿润的脸,轻声说:好累啊……我回来了……花婉……
我把所有的力气都凝聚成一个微笑:欢迎回来,刃行。
*
(第二部完)



寻篇

透明的游丝,蓝色晃动的光影,帕米尔冰冷的湖水,陪伴了我近千年。
但是,
深渊之深,黑色火焰燃烧的愤怒,不是时间可以磨灭的。
终有一天,
背叛者啊,我——寂静之冠,风暴的主宰将用你族人的鲜血完成对女神最崇高的敬意。
*
“你叫什么名字?”面对他们这样的询问,我思考着答案。
“寻。”
*
时间模糊了血的敌意,千年前,他们只不过是我无聊时调剂的对象。
可,谁又能预知千年之后,竟然成为背对背的战友。
“寻,成为我的骑士吧……”白精灵女法师有着柔美的容貌和悠扬的吟唱。
我选择沉默,法师有着和故人类似的名字,
而我所能看见的也只是另一个的影子。
*
花染……
花婉……
*
“真是个爱发呆的法师,没有我保护就不行呢。”出生时相遇的对话,注定了我和她未来的道路。
花染,深紫色的长发,在鲜血中绽放的深渊之花。
我的骑士,我的爱人。
我选择成为骑士,选择成为花婉的守护,选择在另一个身上寻找过去的钥匙。
钥匙,我曾经带在身边的,不自主忽略的幸福。
*
花婉和刃行
我和花染
是历史的投影还是灵魂的残痕??
我想笑,想把心灵的颤动化为风暴席卷大地。
*
千年前,一个背叛女神的罪人,用自己的生命把我封印在阳光之下,魔力碰撞形成的大坑注满了她愤怒的泪水,着就是帕米尔湖。
而咒诗的灵魂碎裂成零星的光点,散落为湖边驻守的水精灵。
或许……我不怨恨,因为是我亲手毁灭了她的幸福,咒诗愤怒的灵魂是献给女神最好的祭品。
或许…………我想被封印,不能选择寻花染而去的我只能用这个方法,表现对女神的愤怒。
*
“席琳!!你明明知晓!!!为什么?为什么!!!!!”
*
生,成为阻隔灵魂的墙。
死,竟然成为幸福唯一的选择???
什么东西被扭曲了………什么东西被毁灭了………………..
*
我,成全双方的愿望。
我,听见了他们灵魂深处渴望的呼唤。
席琳哦……这就是你所希望的吗?这就是你内心一直隐藏的秘密吗?
席琳啊……我窥见你死亡帘幕后面卑微的灵魂。
可是我,不自主的去寻找,
背负 寻 的灵魂,被另一端拽扯着,
思念的线,在深处划破细腻的灵肉,痛苦伴随难以言表的甜蜜。
*
花婉脆弱的笑颜,淡泊在席琳神殿的光华中,
刃行最后坦然的注视,真实的冲击着历史的残像。
泪…………………划过我的脸颊。
这就是你们的幸福吗?
*
一个被爱扭曲的神
三个在历史洪流中挣扎的灵魂。
*
我完成了对女神的献祭,
风暴注满了我的灵魂
千年前让大地颤动的寂静之冠,回归了。
凶眼,俯视众生。
*
席琳哦,您给我的名字,我还给您。
前世,我寻找着不知明的未来。
今世,我将在这片面海的山丘,等待另一个的回归。
*
从此,在白雾山脉靠近海的地方,那个传说中黄昏的神域,有一位守护者。
他是风暴的代言人,寂静之冠。
他也是风之丘陵的主人。
年复一年等待着另一个灵魂。
*
“真是一个爱发呆的老家伙呢,长老们果然没说错。”
我回头,她深紫色的长发,是风中绽放的花。
“我叫花染,你呢?”
“……守。”
今生,为你守候。
*
(第三部完)&(全篇完)


No.34 / +卢云图书馆+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