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灯下de周周
此人超级懒惰,完毕。


自我介绍


叁柒

Author:叁柒

我是个很麻烦的家伙

讨厌变动

畏惧强光

喜欢高处睡觉却怕摔死

恐惧饥饿却认为

那是神圣不可玷污的

 



回转苍穹




类别


叁柒的芦苇坑 (15)
+黑暗呢喃+ (3)
+卢云图书馆+ (2)
+象牙塔商店街+ (1)
+猎人村庄的送货委托书+ (6)
+索摩亚丁佣兵团+ (5)
+不良家族的故事+ (1)


最新文章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点到本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引用




2009.01.18 [L2同人小说]索摩亚丁佣兵团调查报告NO.4 <<20:10


在昏暗的暮色中,破损的高塔如同那段历史。灰色的阴影在水雾与腐烂枝叶间若隐若显,塞文琳紧握手中微微发亮的生命手杖,因为水气而沉重的雾静而缓的划过她亚麻色的发间。她清楚,这里是到达那遥远北方雪白高塔的捷径。哪怕这里是如何的不讨人喜欢,自己都必须在这里锻炼技艺。
沼泽司塔卡拓嘈杂的扇翅声,瘴气水泡的破裂声,腐烂枝桠的摇曳声,这里的一切都带有黑暗之母的香气,而塞文琳就是这块灰暗画布上唯一的一抹光亮,微弱的光亮……



在一个颠簸中惊醒,塞文琳从手臂中抬起头,雪白的袖子被压出了痕迹。离开高达德城已经有段日子,到卢云城还有段路程,窗外的风景依旧,百无聊赖也无心打理因瞌睡而睡乱了的头发,漫长的旅途对于一位精灵来说只是短暂的一瞬,时间的相对短暂与漫长却使得这个种族习惯把心事深埋。每一次灰蒙的天际都会使塞文琳陷入关于‘她’的思绪里,是命运的重复还是灵魂的层叠?也曾冒着被虐杀的危险询问过地底幽暗神殿的祭祀们,也已经习惯对方无奈的挥手。自己是为了什么才那么努力成为巫师?是因为妄想改变命运的赌气还是顺应命运的轨迹?


“这个孩子将成为一名魔法师。”
“?!!怎么会这样?!!”
“很遗憾……这个可能就是命运。”
“是‘她’……吗?”
‘她’——连名字都被彻底抹杀的咒术诗人,导致家族被放逐冰冻北地的耻辱罪人,自从被测试出具有魔法天赋就与自己重叠的灵魂。
“我就是我!”估计自己的固执和倔强是遗传的,知道不可能获得家族的推荐进入精灵族自己的海音斯魔法学院,便早早的踏入亚丁域修炼指望有朝一日进入没有种族限制的象牙塔,有过被险些被骗后贩卖为奴的经历,也有过身无分文食不果腹流浪街头巷尾的凄惨过去。塞文琳不只一次有过回去的念头,在遇到法术瓶颈的时候,在冰冷冬雨中卷缩于荒野弃屋之下的时候。父母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掌上明珠经常会为了旅店的免费食宿,从荒野一身伤痕的修炼回来连包扎都没有做直接进入厨房的后面洗整整一个晚上的盘子和衣物。



“塞文琳?塞文琳!!”
“呃!法利昂?怎么了?”不知道在何时浅紫头发的世界树长老已经坐在了她的面前。
“真的很爱发呆啊~”
“呃……天气原因。”因为被抓了个现行而有点不知所措的塞文琳用手指绕起了发尾。
“恩……的确是适合思索的灰色天气。”法利昂笑的很灿烂,露出小小的雪白色的小虎牙。
“……到底有什么事情?”
“艾琳玛娜先知邀请我们去她的车厢喝下午茶。”自从上次艾琳玛娜和法利昂他们争论教理导致塞文琳发飚“别和一位巫师谈论教理!!”还记得当时塞文琳狠狠地丢下这句话后没多久她就搬到了另外一辆车上去了。王储获得继承资格刚好满3年理应坐上王座,对于这位在非常时期出使卢云的欧瑞王族徽章传教先知,塞文琳还是比较在意的,毕竟亚丁的高达德王后掌控王权那么多年了,而欧瑞的那位小叔子也非心地善良的主。虽然王储并不排斥王后掌权,但是只隔着堵围墙的虚渺和平可是众多关心国家安危爱国志士手中不可缺的棋子,亚丁晴空下的繁荣幻影破灭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在外人看起来兵团是属于王后派的,相信自己的资料艾琳玛娜事先不清楚,经过几站转乘也该从联络点获得相关信息了吧。既然如此还是一如往常的处事比较好,想到这里塞文琳站了起来,整理了下头发和衣衫对法利昂说:“那就一起去吧。”



吃晚饭的时候从车队长那里得知一天后将抵达卢云城镇,引起了乘客的一致欢呼,看来大家都快受不了这样闭塞的无聊旅途了,“还有一个好消息,诸位!”车队长卖关子似的特意停顿了一小会。“我们达到卢云城镇后的第二天,刚好就是卢云城五年一次的海洋祭典!!”在大家欢呼中艾琳玛娜明显的皱起了眉头,“抱歉传教士小姐,但是抛开那位深海女士,这个庆祝收获的节日不是很鼓舞人心的吗?”车队长安抚她说道。“但愿和您所说的那般,只是一个普通的庆祝收获的节日。”艾琳玛娜说完,欠了欠身离开集会地回自己的车厢去了。

“海洋祭典吗?...没想到这么凑巧,居然会碰到啊。”坐在塞文琳身边的世界树长老倒是很有兴趣的甚至非常期待似的用汤勺摆弄着木盘里吃到一半的玉米浓汤。
“没想到你倒是不怎么在乎。”塞文琳好奇的是法利昂的态度,没想到伊娃的长老会对席琳的庆典有如此露骨的期待。
“嘿嘿,深海女士啊~”法利昂笑的把那只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是啊~因为教会的原因,但是像我们这种靠海活命的人来说,那位女士也是万万招惹不得的。”车队长也加入到他们的谈话中来。
“车队长曾经是海员?”塞文琳好奇的问。
“年轻的时候是,后来”车队长把左边的裤脚拉了起来,原本长满骨肉的地方是被衣物打磨的光滑的褐色木棒。“没办法,只好在陆地上讨生活了!”
“很抱歉……”
“没事!这个也算是荣誉勋章哦!”车队长很豪迈的拍了拍世界树长老的肩。“这条腿可是扎肯拿走的哦!哈哈哈哈哈哈!”
“扎肯?那个海上帝王?”法利昂的眼神中可以看见狂热的闪光。
“小子,你很上道哦!就是那个据说被深海女士眷顾的海上帝王!我年轻的时候可参加过讨伐军,那时候……”车队长开始了他充满热血的演讲,时不时的法利昂还会搭上几句,橘红色的篝火耀亮了他俩的面容。
“看来,今晚不会无聊了~”塞文琳啐了一小口利口酒,自言自语道。



隐约可以看见卢云城顶的骏马雕塑,车队便随处可见穿梭整理的人群来。“看来,卢云就要到了。”塞文琳放下窗帘对正在添茶的艾琳玛娜说,今天的茶会是在塞文琳的车厢举行,除了这位必请的王族徽章先知还有很多同程的高雅女士。“没想到最后一次的茶会是在塞文琳小姐这里举行的,那下次您去了古鲁丁,请务必赏脸,虽然没有什么可以招待的东西,还望原谅。是不是?文斯汀小姐。”那位年长的高雅妇人督促身边的年轻小姐邀请塞文琳,“是,请务必赏脸……”文斯汀伯爵小姐有点不好意思的接话。“呵呵,实在太客气了,伯爵小姐,子爵夫人。”塞文琳依旧温和微笑着。

“艾琳玛娜先知,不打算和我们继续向北旅行了吗?”刚才得知有伴侣继续向北的温妮女士问先知。“不了,我就是到卢云教会来修行的,您返程的时候还能在卢云大教堂遇见我呢。”
“哦,那太可惜了,听说修加特的冰雪风光很美妙哦~是不是塞文琳小姐?”
“恩,很漂亮,不一起来吗?艾琳玛娜。”塞文琳邀请对方一起继续向北。
“呵呵,我是来卢云修行的呢。”确定她会留下,塞文琳决定还是在卢云联络下兵团为好。

夜间到达的卢云城镇,艾琳玛娜果然直接进了教会。明媚的第2日清晨,塞文琳就被如同攻城一般动静的礼炮声从床上震起,揉着发麻的两耳她小声的嘀咕:“不错,真好!有人来炸城门都没人会发现的。”不过那都是说笑,真有谁那么大的胆量敢这样抢城,他们就会受到整个大陆上所有暗精灵的一致追杀。卢云城作为暗精灵唯一的海港,被统治已经不是几十年的事情了,现任卢云女王夏娜陛下的父亲就是当年率领黄昏的革命军攻下卢云,奠基暗精灵统治的首任卢云王。看着满大街的玫瑰花装饰,塞文琳心想:‘不愧是女王统治下的城市啊……’接受了路人赠送的玫瑰鲜花头饰,她却意外的在广场一个卖2手卷轴的地摊边上发现某只席琳长老的身影。



“你就这样弄的自己没有城堡返回卷了吗?席连菲尔特……”塞文琳一脸无奈的用左手按摩自己的太阳穴。
“这就证明那位人类法师是必选的!!”席连菲尔特一脸严肃的说。
“……必选什么?”
“这个……是母神的意志!”
“……”塞文琳突然觉得暗精灵其实是个很好理解的种族,因为当洛贝迪兵团长心虚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表情,连逃避的借口都一样……母神的意志……深海女士真是辛苦您了……
“好吧,我是来传达兵团长的命令的。”她决定转移话题,避免又再次陷入母神意志是什么这样一个超级黑洞没有结果的泥潭里去,等她传达完兵团长的命令后又说:“那你就打算让那人类在兵团根据地当苦力吗?”看见对方满脸黑线塞文琳长叹一口气,从荷包里掏出张城堡返回卷和四枚魔法坐标定位水晶递了出去。“你就干脆帮我个忙好了,回一趟根据地和洛贝迪兵团长汇报一个紧急情况。”顺手又递出一封盖了封腊的信笺“交给他的报告,麻烦你了席连菲尔特。”
“放心吧!事不延迟,我这就去了。”席连菲尔特微笑的先拍碎了2枚定位水晶,再打开城堡回程卷,一阵流光就消失了身影。
“唉……兵团里怎么都是这样的麻烦人物啊。”感叹他人的塞文琳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也属于此时她所感叹的那一类中的中流砥柱般的人物。


No.13 / +索摩亚丁佣兵团+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L2同人小说]《异教徒之书》王族(资料) / 主页 / [L2同人小说]索摩亚丁佣兵团调查报告NO.3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