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灯下de周周
此人超级懒惰,完毕。


自我介绍


叁柒

Author:叁柒

我是个很麻烦的家伙

讨厌变动

畏惧强光

喜欢高处睡觉却怕摔死

恐惧饥饿却认为

那是神圣不可玷污的

 



回转苍穹




类别


叁柒的芦苇坑 (15)
+黑暗呢喃+ (3)
+卢云图书馆+ (2)
+象牙塔商店街+ (1)
+猎人村庄的送货委托书+ (6)
+索摩亚丁佣兵团+ (5)
+不良家族的故事+ (1)


最新文章




日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点到本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引用




2009.02.09 【拯救·断章】 <<23:31




其实,要我看见她很难,她的方位正好被左眼的酱绛红色眼罩挡住。如果不是拐角处微亮的金色闪光牵引了我的视线,估计在我漫长的生命之中就不会有这么一段对话了吧。

她很落魄,混杂泥灰的衣衫以及依稀可以辨认出的栗色短发。可是如此落魄的人却坐的出乎意料的端庄,她微微低垂的双目似乎盯着膝盖上被双手托捧的金色酒杯。

“你怎么了?”我问道,却不期待她的回答。

“我,不知道。”过了大概半杯茶的时间,她幽幽的回答。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回答,不过,故事依旧继续下去。

“需要帮助吗?”

“我不知道。”

“是吗?”

“我不知道。”

“为什么离开血盟?”她的袖子上有明显的徽章孔眼。

“我……不知道。”

“觉得自己不被需要了吗?”

“不是!”

“哦,那是为了寻找自由?”我发现自己笑了。

“不是……”

“好吧,我们做一个游戏,看~你选的这个没人的角落风景还是不错的,我们来交换故事吧。”我坐下,选择一个礼貌的距离,开始讲自己的故事。

“你看,我是一个精灵,性别就不用说了。左眼是做任务的附加礼物,喂,合法生意,谁在外冒险都要钱不是么?呃,我知道我很唠叨,其实我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也跟那些穿着蕾丝法袍的女人们一样,闪亮亮的,带着花香以及矜持,可惜矜持不能当饭吃。走题了……”我发现她似乎在听,继续讲这个故事。

“我的出生正统,这可是一直引以为豪的,可惜血统价值目前也不值钱。童年很美好,我有一群朋友,最好的是两个,一男一女,现在他们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了,命运着东西很难捉摸不是么?我本来也可以成为大人物的,可能吧……在我小时候为一件事跟族人闹翻了,现在想起来那也不能算闹翻最多是一点小小的分歧吧,而为什么事情闹翻?呵呵,谁还记得呢。反正那时候的我是不想待下去了,趁家人没注意,就拿了把木头做的森林弓离家出走,再也没回去过。想起来就好笑,小时候认为世界就是精灵森林那么大,只要会打猎还怕活不下去吗?哈哈哈哈哈!”她也笑了,笑的很浅,整个人的线条缓和了下来。

“可惜我错了,世界很大,人心很广。这个世界不是付出就有回报,不是播种就有收获。”

“是的……”她又低头了,视线回到那只杯子上,又突然开口问道:“发现自己错了,为什么你不回去?”

“为什么?为什么呢?”我昂头,卢云上空盘旋的鹰鸣叫着,翼间筛出刺眼的阳光。“为什么不回去呢?可能是太过于坚持了吧。开始的时候是赌气,然后觉得不好意思,等时间太久太久,思念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就突然觉得这样有所牵挂也不错的。”我又笑了。

“太傻了。”她也笑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我转头望着她慢慢的开口:“呐,到你了。”

“我?我,没什么故事……其实也有一些吧。我也很傻,以为付出就有回报,以为人心跟童年的麦田一样只要细心呵护就能有所回报,可惜我不是傻在这里……我傻是因为明明知道不该期待收获,却为没有回报暗自恼怒生闷气。可能是我做的不够好……”

她哭了,眼泪划过脸颊,滴在膝盖上的杯子里,带走尘土,留下一道闪亮的金色痕迹。

“我努力做的更好,合群,讲理,希望他们开心【吸气声】,可是却为一次没有回报就生气,是不是我太任性?【哭腔】”

泪水带走一道道尘土,已经可以看出杯子的大概模样。

“我也想任性,想发脾气,可以撒娇,可以被人照顾,好吧,我只是希望被重视,我是不是个大傻瓜?”

“是。”我回答

“讨厌【哭腔】,你会不会安慰人啊……”她又哭了。

“其实,你讨厌被安慰吧,讨厌被人不必要的重视。不过你是很任性,想要什么的时候马上得到什么,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就连殷海萨都没得到格兰肯的爱情。”

“我知,道【哭腔】”

“那还有什么?赌气吗?”

“是。”

“怕?不好意思吗?”

“嗯……”

“你怕什么,大大方方的回去就是了,你又没拆掉伊娃圣所。”

“…………难道你不回去的原”“哗——!”

“咳……有人来接你了。”我起身,其实早在她开始哭的时候,拐角就站了个人。他是人类,一身猩红的龙皮甲,我相信发亮的龙弓是上好了灵魂弹的,只要一有什么问题利箭就能随时致命。

“啊?”她也起身,发现了几乎可以用怒发冲冠来形容的某人……

“你搞什么?!”很好,几乎是咆哮。

“没什么……”她明显缩小了一圈。

“我管你!找了你好几天了,还不快过来!!”他的视线扫过我,带着威胁并伴随杀意。

她向他跑去,突然又折了回来,一小段祷词过后,七彩的羽毛包裹住我。

“谢谢你。”她说完就在另一个人恐吓的眼神中迅速离开了。

“回去再拷问你!!”他的声音从远处飘过来。而我捏住羽毛,柔软的触感透过手套感染了心。

卢云的苍穹很蓝,精灵村的也如此的蓝吧。

“……其实偶尔回家看看也不错~”我笑了。

No.17 / +猎人村庄的送货委托书+ / Comment*1 / TB*0 // PageTop▲

← 最近的故事 / 主页 / 回复法法同学的点名……= =||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0.0
好好看
2009.02.17(20:00) / URL / HiMe / [ Edit ]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