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灯下de周周
此人超级懒惰,完毕。


自我介绍


叁柒

Author:叁柒

我是个很麻烦的家伙

讨厌变动

畏惧强光

喜欢高处睡觉却怕摔死

恐惧饥饿却认为

那是神圣不可玷污的

 



回转苍穹




类别


叁柒的芦苇坑 (15)
+黑暗呢喃+ (3)
+卢云图书馆+ (2)
+象牙塔商店街+ (1)
+猎人村庄的送货委托书+ (6)
+索摩亚丁佣兵团+ (5)
+不良家族的故事+ (1)


最新文章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点到本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引用




2009.03.08 黑塔利亚-。- <<11:34


黑塔利亚(Axis Powers hetalia)


直译:意大不利 意呆利 百无一用意大利 废柴意大利等
  Axis 意即轴心,轴心国 hetalia 据说从意大利的[italia]改变而来。
  作品名“黑塔利亚”(ヘタリア)来自于2ch等网络揭示板上一部分军事历史迷对意大利(イタリア)的称呼,因其军队在二战及之前的战争中表现愚蠢(ヘタレ)而得此名。
  累计畅销数达3000万!惊人的大人气网络漫画《黑塔利亚》决定TV动画化!《黑塔利亚》作为日丸屋秀和老师发表的网络漫画,作品以包含把世界各国拟人化的“角色的魅力”和逗乐的场面、更有“感动”“心跳”等内容,在读者中赢得了暴发性的人气,到现在仍然保持有很高的访问量。
  此次,动画制作是由经手了数部人气作品的制作公司スタジオディーン担当,监督是曾负责过「万有引力」的ボブ白旗。预定在2008年8月7日公开动画官网和相关图像!官网除了登载和动画相关的情报和商品情报,还预定放上官网的特别规划和发行登载动画最新情报的网上杂志。
  除此之外,《黑塔利亚》还预定展开Drama CD系列和交换卡片,商品的发售和移动目录的通信等多种多样的形式。
  至于动画,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决定不在电视上放送,而改成手机配信和网络播放。

【STORY】
  这是关于把从前未听说过的国家拟人化的漫画!以世界史为主题将国家以人格化而展开的故事,并不含有任何政治内涵。
  描写了意大利和世界里快乐的朋友们拥有世界性的才能的故事。
  把讨人喜欢在战斗时却很弱的的「意大利」和严肃认真的「德意志」作为中心,加上「日本」、「英国」、「美国」、「法国」等的人物,由历史性事件和有关国民性的故事展开而成的一个短闹剧。

国名人名对照

  ===================================
  主要人物附国名人名对照表:

  北意大利: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20岁 172cm
  本作主角,地中海昔日霸主罗马帝国的孙子,然而到了现在却成了废材一只。
  性格超级脱线,阳光但又有点爱哭,吊儿郎当,很黏人。
  喜欢女孩子、意大利面、批萨和午睡。
  时常发出“咩”的迷之声音,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擅长画画、制作点心、唱歌和服装设计。网络爱称:意呆

  南意大利:罗维诺·瓦尔加斯 22~23岁 172cm
  罗马帝国的孙子,北意大利的哥哥,也就是以前的两西西里王国。
  在性格上、饮食上和文化上受西班牙影响较大,喜欢番茄和意大利面。
  易怒,话语偏脏,为人率直,也有点爱哭。对女人话语比较多,但对男人就比较少。
  由于黑手党的缘故,他的性格十分别扭,讨厌法国、德国,对弟弟接近德国的行为非常不满。
  擅长种田、料理、泡女人和午睡。网络爱称:子分

  德国:路德维希(姓不明)20岁 180cm
  一发生什么事就会没头没脑的相信说明书或指南的内容而发生惨剧。
  爱干净,资源回收也做的很认真。
  养了三只狗,每只都莫名的壮硕。
  对意大利有的没的抱怨了一堆,但到现代还是相当照顾他。
  很尊敬罗马帝国。网络爱称:军曹

  日本:本田菊 年龄不祥 165cm
  是个宅
  做事认真谨慎踏实
  网络爱称:宅菊

  英国:亚瑟·柯克兰 23岁 175cm
  跟妖精或幽灵感情很好,也尝试魔法或召唤术之类的事。
  有点超自然(不过老是被美国说成是幻觉...)。
  酒品异常的差,喜欢红茶或刺绣等东西。
  还有每次同盟国会议的时候不时会冒出来的轴心国肖像画就是他画的。
  厨艺很差、没有味觉可言。

  美国:阿尔弗雷德·F·琼斯 19岁 177cm
  开朗有活力,有着强烈正义感的青年,
  因为年轻又精力过剩,有不管周遭感想就横冲直撞的坏习惯,所以朋友除了英国跟
日本没有别人。
  明明是个上司跟外星人是朋友,或者会有UFO冲进来的不可思议的国家,却看不见英
国的独角兽或妖精。
  不过电影老是被批评,所以唯独不想让英国看。
  味觉是承袭自英国,颜色诡异的点心也很喜欢。
  最近尽是在发明一些神秘的减肥工具。

  法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25岁 175cm
  对爱情表达丰富的自恋青年,对自己的语言经常自我陶醉。是欧洲的一号厨师,
自称美食家,嗜好红酒。
  喜欢一切美的东西,无论男人女人甚至非人类,只要是美的他都能接受。
  与英国是老对手,两人一见面就会吵架,但是也认可对方的实力。网络爱称:F叔

  俄罗斯:伊万·布拉金斯基 年齢不详 182cm
  因为以为水管是能变出水的道具而随身携带。网络爱称:水管

  中国:王耀 4000岁(仙人设定)、169cm
  虽然长相是这样,但其实已经是个颇老的老爷爷,或者该说是仙人还什么的。
也会擅自在流行的糖果饼干包装上使用奇怪的日文标示在封口处。经常带着GITTY,
据说是日本那边出品的HALLO KITTY的山寨货。网络爱称:NINI

  西班牙: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曾经是太阳不会西沉的热情国度。个性阳光、热情、大而化之而且有点
(其实是相当)迟钝。很容易被周围煽动。许多地方都很随便,但是对自己认为不能
退让的事则会彻底燃烧热情。宠爱罗马诺到不像话的地步。

奥地利: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喜欢音乐跟蛋糕的少爷,看起来很阔绰其实颇节俭。眼镜代表的是属于奥地利在音
乐上的某种东西,拿掉的话会就会很平庸。一根翘起来的毛是玛丽亚采尔,偶尔会
变形。性格不论是好是坏都是少爷,不太露出表情。当初立于神圣罗马帝国顶点时
虽然浑身带刺,但随着年龄增长却变得很奇妙的落落大方。结了太多次婚到处被卷进
麻烦事,不是被赶走就是被入侵,总之是个忙碌的人。然后是路痴

  匈牙利: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与外表相反,属于勇猛的前骑马民族的女孩子。呼唤她就能得救的迷人大姊姊,但
是当成敌人就会很可怕。平常表现的端庄贤淑,但有时会显现出不该出现的一面。
大概是这部漫画最有男子气概的人。现在跟奥地利联手做许多事情。跟罗马尼亚水
火不容。喜欢澳大利亚,必要的时候会挥舞着平底锅保护...国内盛产BL片,是个腐
女...

  瑞士:瓦修·茨温利
  自家的领土因为是山岳地带而在农业上先天不良,加上四方被强国包夹,经历了充
满苦难的历史的缘故。不太想跟其他的角色建立关系。虽然性格冷静而且不受动
摇,但步调老是被德国及意大利扰乱。似乎相当疼爱列支敦士登。

  波兰: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

  立陶宛:托里斯·罗利纳提斯

拉脱维亚:莱维斯·加兰特

  爱沙尼亚:爱德华·冯·波克

  白俄罗斯:娜塔莉亚(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

  土耳其:塞迪克·安南

  希腊:海格力斯·卡布西

  韩国:任勇洙

  普鲁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芬兰:提诺·维那莫依宁

  瑞典: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

  加拿大:马修·威廉姆斯

  日本西兰:彼得·柯克兰

  埃及:古夫塔·穆罕默德·哈桑

此外,已经出场但没有给出姓名的国家或地区有:比利时、乌克兰、列支敦士登、丹麦、挪威、冰岛、古巴、塞舌尔、香港、台湾、北塞浦路斯、罗马帝国、日尔曼、神圣罗马帝国
  已经有较模糊的人设但是没有出场的国家有:荷兰、越南、泰国

详情见:http://baike.baidu.com/view/1767835.htm
百度百科=。=


好吧……我其实萌的是同人部分,萌到我流鼻血啊【擦

露中大好!耀君至高!

祖国大人!我爱你!


【默……
表明了俺的立场……最近喜好的东西


先甩同人,下面的是我推荐看的~
【露中同人】
http://tieba.baidu.com/f?kz=540026387
看的我感触颇深……
(全文如下,PS。我没申请转载……如要转载记得标明上面的百度地址,3QQ~)
“今天也依然冷的很率真呢!”
“率真的让人想要回被窝睡觉了阿鲁。”
“不要睡啊,看看,这是只有北方才能看见的结晶雪,被赞美成钻石灰尘的美景,在其他国家里这种雪景很少见。”
“你家里对于天气的形容真让人困惑呀阿鲁,有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阿鲁。”
“总比你家把大雪描述成被子要好呀,哈哈。”
“那是说普通的大雪而已,伊万同志家的雪已经不是被子而是盖浇饭了……”
“呃,王耀同志……那是什么?”
“没什么阿鲁……反正不是喂狗熊的。”
在伊万家外出打靶的时候遇到暴风雪的几率永远大于能吃上土豆牛肉的机会,造成这种后果的一大部分原因是伊万经常无视天气变化的严重性,而他的小同志则是即使天气不那么恶劣也不想走出房子到零下四十多度的室外去。所以当他和他的小同志一起蹲在靶坑里的时候,对于天气只有轻微的抱怨,剩下的就是互相埋怨而已。
“肚子饿了阿鲁,太冷了。”
伊万犹豫了一会儿,这段时间足够他喝光一瓶伏特加,在这段时间之后,他张开右边的手臂,把身旁蜷缩成一团的小同志揽在了怀里。
“你应该多穿一些衣服,王耀同志,让我来温暖你吧。”
“是你自己也很冷吧阿鲁。”小同志的发言是有名的直率,不过他还是没拒绝伊万的好意,也往左边凑了凑,和他贴到一起:“计划天黑前就回家了还遇到这种鬼天气呀阿鲁。”
“啊……就是今天吗?”
听见伊万这样问的王耀没有再说话。
这段时间伊万总觉得自己需要伏特加——自从看见王耀一身伤痕的出现在自己家里,自己的世界观就有点倾斜了。尤其是当他几年前表示考虑要跟随伊万的提议,走上那条通往理想国的大路之时,伊万脑子里就有了一片空白,甚至手中的水管都哐当一声摔在了地上。
后来,明明已经被折断过每一寸骨头,被伤害到快要流干了血液的他,支撑着站起来,抛弃了几百年的自我禁锢开始奔走。伊万知道他那段时间去了很多地方,因为弗朗西斯和亚瑟都看见过他。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伊万明白他已经下定了决心结束他寻找“同志”的旅程,所以才会来到他这个北方最强斗士的家门口。
“你准备好了吗?这也许是一条精神和肉体的苦旅。”他不放心他,因为他看上去相当不好,好像随时能倒下一样瘦弱不堪。
但是他只是回答:“假如你奉行的信仰是真实的,那么,即使全世界都背离你,我也会做你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那个人!”
那时候伊万突然很想哭,在面对这个遍体鳞伤,却坚定的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时,伊万的内心总是会被一种类似于短暂的夏日才会感觉到的温柔笼罩,就好像在这个矮小的身体里存着从南部积蓄的温暖,随时都能取出来,融化北方的一片冻土。
“欢迎你,王耀同志。”
“伊万……同志,可以这样叫你吗阿鲁?”微笑着的小子仰视着高大的伊万:“你是个温柔的人呀阿鲁。”
谢谢,你才是温柔的人——伊万在心里这样说。
可是……这么温柔的人,经常令伊万感觉到令人不能错目的恐惧。
所以他依旧是狮子。
伊万还记得菊这样说的时候恍惚的神情。谁都看得出年菊在凝视这个遍体鳞伤的男人时狂热到近乎残忍的表情。在大部分人转身离开之前,决定继续占有王耀一切的菊又下了一个定论:他现在是睡着的狮子。
这句话令大家雀跃了一阵,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恐慌——他们听说了一个传闻,后来狮子终于醒了,开始为了自由而近乎疯狂的挣扎反抗,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血染红了牢笼的每一根铁钎。
这种包含有隐喻的传闻令所有人毛骨悚然,他们小时候无数次的从传闻里听说过——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独自诞生于一方土地的霸者;他是在几千年里创立一套自己的哲学并且吸收世界文化的智者;通过他的商队,世界像是穿过丝线的珍珠联络到一起;他个性高贵孤傲,美丽的像是无法亲眼目睹,只能从从他家带来的丝绸花纹上才能寻觅到的盛大花朵一般……
甚至在开玩笑的时候,他们都会说,那是仅仅用一把铁锅就能置人于死地的男人。
谁都知道,只要这个男人醒了,规则就会被改写。
现在,伊万就坐在这只已经醒来的狮子身边,而且还因为寒冷紧紧的靠在一起。
“伊万同志你家里好冷呀阿鲁。”
狮子在说了这句话之后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然后用手挫脸,往掌心里呵气。这么看了他一会儿,伊万觉得什么狮子老虎的实际上并不存在,在自己身边的小同志其实只是一只害怕寒冷的猫而已,于是把自己的围巾也松开了一部分,缠在双手抱肩的王耀身上之后再度揽紧他。他的小同志有点吃惊,不过立刻表达了谢意。
“谢谢阿鲁。”
挥手,伊万没说话,从怀里摸出伏特加喝了一口。
很久很久之前,说谢谢的是伊万,而那位王者也仅仅是挥了挥手。
别再来了,你现在打不过我的——骑在马上的男人留下这句话之后从他的视线中策马离开,伊万就这么躺着,躺在他送给他的一块土地上,身旁插着自己那把被砍断的钝剑。
他终于见到了那位传说中优雅高贵的东方之王,在近乎受宠若惊的激动和自尊被刺伤的愤怒交织下,他很久才想起来一个问题——为什么他看上去这么年轻。
美丽的妖怪。
被老同志在脑子里虚拟成怪物的王耀丝毫没注意伊万越来越铁青的脸色,他感觉有了一条围巾后果然暖和多了,缓过暖意的手指开始麻酥酥的胀痛,于是甩了两下,挥了挥拳。
“王耀同志,你那个叫什么,”从嘴边拿开酒瓶之后的伊万觉得喝的猛了点,因为他盯着王耀被冻的红扑扑,会让人联想到秋天脆甜苹果的脸,有一种想要一口咬下去的冲动:“就是那个很有名的,叫什么来着……”
“宫保鸡丁?”小苹果同志眨着眼回答。
“不不,是一拳能打碎木板的那种技巧。”
“武术阿鲁,不过你们称之为‘功夫’吧。不过我在家里劈柴都不用斧子的,直接这样‘喝’一下就可以了阿鲁。”王耀在伊万面前比划了一下,然后把两只手顺势塞到伊万的大衣口袋里暖起来。
“真的吗?”
“嗯,真的是骗你的阿鲁。”
酒是唯一能让人在寒冷中敢于制造身处春日的幻觉燃料。伊万喝到这种状态的时候就会很喜欢说话,在这时候,他眼中的小同志越发像个能好好欺负一下的弟弟,所以伊万开始在心里策划,可以趁王耀不注意,拉开他的衣服,把一捧雪塞到他的领子里然后听他哇哇大叫。
“功夫是吧,”伊万放下酒瓶的时候就去抓身边的积雪,然后右手暗自用力抓紧王耀的衣服:“那种东西没有什么用的。”
“为什么没有用阿鲁?”王耀从伊万的口袋里把手拿出来,开始拆自己的枪——他经常会把所有零件都擦拭一遍之后,再快速的装配回去。他的手指能用柔软的毛笔描绘出云端若隐若现的龙须,所以当熟悉了之后,干这种事情居然比伊万都得心应手。
“当然没有用,你不明白吗,我的小同志,假如想要打退敌人,一把枪比一个高手要有用多了!”一边说着,伊万一边观察王耀的衣领——这小子经常把风纪扣也系的很紧,所以从上面把雪球塞进去多少有些难度。
“那样的事情我早就明白啦阿鲁,”他的小同志依然在低头忙着每天都要重复几次的练习,头都没有抬:“从被人用枪顶在我的头上的那天就彻底明白啦。”
刀子割一样的冷风吹过来,让伊万一个寒战的捏碎了手里的雪球,酒也醒了不少。
“所以说我好像有一段时间睡着了阿鲁,醒过来之后发现你们发明的枪确实很厉害,比我之前见过的手铳厉害多了阿鲁,不过伊万同志说错了一点,我想武术的目的只是想强身健体和教训没有礼貌的人吧……不是为了杀人,可是你们的枪却……”说话的功夫王耀已经把枪装好,然后举起来瞄准了远处一会儿又放下,拉开斜跨在腰间的枪套收回去:“手指又僵硬了呀……伊万君家里真的冷的不行呀阿鲁所以说再把雪塞到我衣服里就揍你这个混蛋熊哟阿鲁哟……”
“呃,王耀同志……刚才好像听见你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没有啦伊万同志,我听说经常喝酒会让大脑泡在酒精里时间过长变成白痴的混蛋熊阿鲁。”
“嗯,是有点醉了……我好像又听见不可思议的声音了。”
把冷冰冰的酒塞回怀里之后,伊万又开始冷了。
虽然他的小同志在这严寒中笑的如沐春风,但是从他嘴里说出的“你们”这个词依然让伊万相当不爽——对于王耀来说,有一度除了他自己,所有家以外的人都是只会伤害他,抢掠他那些稀世艺术品的掠夺者。当然这一点伊万也不想去提及,因为他也是那群无耻的掠夺者之一,一次又一次的跑到王耀家里,分割他的房产,拿走他的财物,给予他羞辱和痛苦。
不过伊万记得,在他们这群人把抢来的财产交给上司们清点后,因为争斗而兴奋的感觉一旦在大脑中平息,余兴就是几夜的无法安然入眠。这种精神上的煎熬来自于那位被他们殴打的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的病弱男人,从他深黑色的眸子里烧灼出的烈焰,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掠夺者们的噩梦。所以他们为了击碎这个梦魇的困扰,策划了更多对他挑衅、羞辱、掠夺的事情。
但是那火居然一直没熄灭过。
现在他的小同志好像把一些事情都忘记了,他叫他老大哥,用崇敬的目光看着他为他描绘的金光大道,好像不记得几百年前他见到过他,甚至不记得自己被羞辱之前的漫长岁月。于是伊万每天和他笑脸相对,绝口不提从前。
不过伊万明白,对于已经活了几千年的这位小同志来说,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早晚在他能够面对的时候会被再度提起——王耀背后有一道伤疤,因为他会经常不自觉的反手去摸后背,这会让伊万想起自己身上的,在枪林弹雨里留下的旧伤。
那些伤虽然表面已经愈合,但是一到冬天就会因为寒冷而痛起来,让人夜不能寐。因此他对王耀的这种小动作深表理解,并且会在他意识到自己又在在意那道伤口的时候适时的表示关切。
也许只有这时候,他才能从这位善于隐藏真情实感的同志脸上看到被称之为憎恨的感情,这种表情不属于凌驾于世界之巅的王者或者对未来绝望的失败者,只属于被害人。露出这种表情的王耀会令伊万相当高兴,他觉得王耀在这时候确实是与自己走在一条路上的战友。
而不是依旧顾及兄弟之情,在憎恶的表情背后,拼命忍住泪水的逆子的兄长。
“假如有机会,你会杀了他,对吗?”仅有的一次关于这件事的对话,伊万曾经这么问过。而王耀却缄默了。于是伊万忍不住的追问:“难道你能原谅他?”
“不知道阿鲁,假如他认识到自己走上的是一条不归之路,并且幡然悔悟……不,我不知道阿鲁……”
那时候王耀的表情让伊万都觉得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很残忍。过了很久,他才听见他的答案:“以后,再也不会把背后的位置留给他了……”
“那……就让我站在你身后吧,同志。”
“谢谢你,伊万同志。”
通常情况下,这时候伊万就会装做无知的对王耀牢固下彼此革命的友情。
拥抱和亲吻这种北方的礼节对于小同志来说是一种折磨。这让伊万一度相当热衷于拥抱和亲吻王耀,他告诉他这是礼节,所以要欣然接受。所以每当重视礼数的王耀近乎僵硬的张开双臂穿过他的腋下,想要拍打伊万的后背时,伊万都会忍住狂笑,猛扑上去将他冲的倒退几步,然后大力抱住王耀的身体挤的他呼吸困难,之后狠狠的亲吻他的双颊,然后再看他因为窘迫而涨红的脸在几十分钟里都没法褪回原色。
伊万非常喜欢这么做,这让他有一种在照顾他,是他的守护者的满足感。
后来在一次酒醉后伊万说其实同志间其实握手就可以了。在那之后,假如不是在今天这种严寒的天气里,他走到他身边十步之内的距离,这小子的身体就会开始蓄力,随时保持能将他一拳打飞的劲道。
“风小一些了,雪好像也要停了阿鲁。”王耀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把伊万也拉起来,好在他及时醒悟过来,把围巾从肩膀上解下去:“谢谢阿鲁。”
伊万没说话,他默默的把围巾带回自己脖子上。缠绕过那个男人肩膀的围巾居然很温暖,而且有阳光的味道。伊万有点希望风雪再长一些,这样他就可以不必面对依然严峻的形势,只需要跟自己的小同志坐在一起等天寒地冻过去就可以了。这种想法自然不能从他的口中说出去——在全世界的眼里,他是冷血的魔王。
魔王会对温暖的东西着迷,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会被人笑话吧。
“要回去了阿鲁,伊万同志。”
“嗯,一路顺风,王耀同志。”
“有点怀念伊万君家的土豆烧牛肉呀。”
“你以后也建起来食堂吧,可以天天做土豆烧牛肉吃。”
“主意不错,试试看吧阿鲁。”
“在此之前先把粮食给我做面包吧。”
“……”


当王耀的身影消失在雪野尽头的刹那,伊万觉得跑跑跳跳离开的王耀果然还是一个少年。
王耀回头的时候,看见站在地平线那个高大的身影,因为距离的关系渺小的就像是雪野上的一块阴影。
然后,他们各自转身,一个向北,另一个,向南。


我们是屹立于一块大陆之上的最强者,一起选择了同样的道路,但是……也许会向着不同的目的进发。
这条路没有人走过,所以我们没有可以拿来参考的历史,没有可以指导我们的前辈……所以,无论谁先倒下,另外一个人,都要吸取那个人的教训,继续走下去。
你准备好了吗?这是一条精神和肉体的苦旅。
假如你奉行的信仰是真实的,那么,即使全世界都背离你,我也会做你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那个人。
就让我站在你身后吧。
我的同志。

END
(转载标明http://tieba.baidu.com/f?kz=540026387)

视屏方面主推:【MAD】绯色の风车
学过历史的人看过之后感触颇深
下面是我觉的不错的评论

17 回复:【MAD】绯色の风车,祖国和香港,我一边看一边哗的哭了……
看完整版的话会哭死吧(望天


港仔开门时那高兴的表情...耀君那笑容...
混身伤痕跪坐地上的耀君...
怎麼这麼虐orz

「希望能够震撼,做这个的最大的想达到的结果就是让人们看了后感到震撼。外国人说,饶恕然后忘记。可是对于耀君来说,要饶恕,可以,慢慢来,可是要忘记,绝对不可以。有人问,如果我能把耀君背上那条伤疤移掉,我愿意么?我说,靠,当然不愿意。那无法愈合的伤痕一定要存在,要提醒他,不要忘记,不要放弃,没有上帝,没有真理,只有力量。

所以,耀君,继续的,更加的强大起来吧」

MS是作者的话?说的很好...


不过...大家都认真得不像大家了==


作者:爱~下雪 2009-2-14 14:30   回复此发言


撇去同人,估计大家看完动画就跟我一样的想法了吧=。=


世界好和平啊啊啊啊啊啊




No.27 / 叁柒的芦苇坑 / Comment*3 / TB*0 // PageTop▲

← 咧嘴笑了~ / 主页 / 最近的故事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猪头7
2009.03.09(22:10) / URL / HIME / [ Edit ]



…我说……字好多啊……
2009.03.10(14:43) / URL / 小金 / [ Edit ]


NO TITLE


 中国:王耀 4000岁(仙人设定)、169cm
  虽然长相是这样,但其实已经是个颇老的老爷爷,或者该说是仙人还什么的。
也会擅自在流行的糖果饼干包装上使用奇怪的日文标示在封口处。经常带着GITTY,
据说是日本那边出品的HALLO KITTY的山寨货。网络爱称:NINI


雷到我了.
2009.03.22(00:34) / URL / HIME / [ Edit ]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