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灯下de周周
此人超级懒惰,完毕。


自我介绍


叁柒

Author:叁柒

我是个很麻烦的家伙

讨厌变动

畏惧强光

喜欢高处睡觉却怕摔死

恐惧饥饿却认为

那是神圣不可玷污的

 



回转苍穹




类别


叁柒的芦苇坑 (15)
+黑暗呢喃+ (3)
+卢云图书馆+ (2)
+象牙塔商店街+ (1)
+猎人村庄的送货委托书+ (6)
+索摩亚丁佣兵团+ (5)
+不良家族的故事+ (1)


最新文章




日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点到本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引用




2009.01.12 【颂歌·断章】 <<21:26


城墙在颤抖,血与火焰的味道充斥着这条走廊,他站在我面前,如同三年前的那夜一样站在我面前,只是他已没有年少的轻狂,更多的是眼底读不出的寒冷。

“为什么要回来?”我想问的话很多,出口的却是如此幼稚的问题,谁不想要这至高的王座,更何况眼前的这位品尝过那份无上的荣耀。

“没人能从我手上拿走任何东西。”不容置疑的口气还是跟那时候一样,不同的是分量的差距。

“看见您活着我很欣慰。”之前也是这样的夜晚,我也是这样站在他面前,不同的是作为守护幼王的盾而存在,并非现在进攻敌人的剑。

“你,还是坚持立场吗?”他的语气有丝松缓,眼里也带了些感情。

“我的,殿下。您应该知道颂歌存在的意义,我是颂歌为王权而生。”是的,如果他是为夺回属于自己的王权而来,我依旧会义不容辞的拿起盾牌守护在左右……

“……”他的视线绕过我聚焦在身后那扇门梁的黄金徽章上,就像诉说别人的故事般缓慢的开口:“还记得吗?三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我除掉手上的这柄弓和那王座外一无所有。”

“我记得您说会回来。”三年前刚打下江山的先王突然驾崩,被旧贵族利用的幼王失去民心,顿时群雄争霸,战斗的烽火一日连烧五城,刚建立的王国如同沙质的城堡,瞬间瓦解。王城争霸战,那日群雄无视王座上的幼王在皇宫中厮杀。我是王权的颂歌,为歌唱荣誉与繁荣而存在,无论谁成为王城的主人都为他歌唱,颂扬他的勇敢,颂扬他的仁慈。我此生唯一的反叛就是帮助这位失去王权宠爱的幼王离开,离开这座千年王都,世代颂歌逃不出的华丽囚牢。

“我答应的事情自然会做到。”他低头,视线很自然的扫到我反射着淡金色光芒的皇家重甲,“不过,你似乎过的还不赖。”

“我是颂歌,殿下。”自从有颂歌以来,没有哪位王不爱听颂歌的,全世界都在说着在位者的好,高扬的基调粉饰太平,反复的吟唱中连上位者都晕陶陶地忘记原本双手沾满鲜血,忘记城外的破败,忘记民众的疾苦贫弱。

“这些年,还好吗?”出口的那瞬间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傻瓜,他怎么可能会过的好?

他笑了,笑的很淡,却笑的坦诚,像极了原来先王还在的时候他的笑容。

“这些年,谈不上什么好不好的,总之这么过来了。”

“也是……”反而我显得无比窘困。

他略微有点不耐烦的看了眼窗外,说:“也差不多了,你还什么话要说的吗?”

我整理了下心里的疑惑刚准备开口,一阵绞疼从心脏蔓延到全身。他显然知道这阵绞疼的原因,很平静又像是松了口气的向我走来。

“殿…下,这……水晶………………?”颂歌世代都与王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与王城一体的颂歌,隐蔽在城中角落的生命水晶是保持着代代颂歌被王权宠爱的生命契约,如果生命水晶被破坏,首当其冲的是颂歌会因为契约而死亡,但最重要的是一旦颂歌与王城分离,因颂歌而失去王权宠爱的王城整体防御力会大大地减弱。

“看来被破坏掉了。”他很平淡的告诉我毁灭的消息。

“殿……下!”我知道一旦生命水晶被破坏就为时不多了“为,为什么不为自己而来?!”这疑惑在心头纠缠了很久,是的,明明可以以正统的名义归来,却偏偏像雇佣兵一样帮助那名不见经传的土贼。

他的眼中带着怜悯,注视渐渐透明的我。“我答应过你的,回来,给你自由。”还是那个逃亡的夜晚,我唱尽了毕生所学,护卫之歌、祈愿之歌、大地之歌、风灵之歌、猎者之歌、生命之歌……鲜血染红了雪白的阿巴敦礼甲,王城的回廊上奔跑的两条细影,最终我完成此生最大的背叛,冒着失去王权宠爱的危险。

一切将结束,身后的那扇门里是颂歌守护的王权秘宝。可以感受到他穿过我的身体的力度,一位穿越颂歌的幼王。不!他已经不是幼王了,模糊的视线似乎能看见发间隐约可见的王冠,比先王的那顶更大,更华丽。

我转身,伴随城墙被攻破的欢呼声努力在空气中划出最完美的弧度,脆弱的声带已经无法承受住灵魂的吟唱,由于强行歌唱而提前粉碎的身体在光剑的闪烁下化为歌声的一部分,散开,散开,消逝……

这首胜利,原本是我打算在他再次登上王位的时候作为献礼的。

战后的欧瑞城堡又多添了不少萧杀之气,他坐在自己的帐篷里得到了今年最好的生日礼物,起义军的首领在王城战斗中意外身亡,起义军首脑集体决定推举他成为起义军的新首领。而常年王后当权的亚丁方面也向他抛出橄榄枝,派来了亚丁的王权颂歌。他手上拿着高达德军方的密信,接见了那位满身蕾丝衣着华丽的亚丁颂歌,在她歌颂他荣耀、仁慈、睿智等等世间一切美好品质之后,他略微奇异的问到:“颂歌都是你这样的吗?”颂歌心想真是个土贼却依旧低眉顺目轻柔的说:“伟大的领袖哦~颂歌是为王权而生的,只为王服务。”他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突然又问:“最后那首叫什么?”颂歌不留痕迹的抚平蕾丝的褶皱回答:“伟大的领袖啊~那是胜利之歌。”他扬手让颂歌下去,掂量着信封心里有了答案。


*The End*

No.7 / +猎人村庄的送货委托书+ / Comment*2 / TB*0 // PageTop▲

← 我的····爱丽克斯 / 主页 / 【夜哭·断章】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皿= 来砸场子
2009.01.13(17:17) / URL / HiMe / [ Edit ]


No title


哈哈哈哈
随时欢迎~=V=
2009.01.13(19:57) / URL / 叁柒 / [ Edit ]


Trackback

TB*URL
主页